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秋实的管理学博客

管理是一门常说常新的学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为管理学教学园地。真诚欢迎朋友们光临并发表真知灼见!如果您在日志分类的导引下进行浏览,会更加方便和快捷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为什么聪明人做蠢事?   

2008-02-23 09:33:40|  分类: 经理摇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斯特凡•斯特恩(Stefan Stern)

 

他们4个人开车从位于得克萨斯中心的科尔曼向北行驶,目的地是53英里外的阿比林。天气很热,一路上满是灰尘,旅程单调乏味。他们之中一个人想出了这个聪明的主意,因此打断了一场有趣的家庭多米诺游戏,转而来回花4个小时去一个实在不太好的餐厅吃饭。

当他们回到家时,一位家庭成员承认,她感觉并不那么愉快。所有人都一个接一个地承认,自己宁愿呆在家里。他们重复着:“我去只是因为我以为你们其他人都想去。”没人想去阿比林。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。

杰瑞•哈维(Jerry Harvey)教授在1974年发表的一篇题为《管理中的阿比林悖论和其它思考》(The Abilene Paradox and other meditations on management)的文章中,第一次讲述了这个故事。它巧妙地洞察到有时候决策产生的方式,这些决策并非人们有意识地“做出的”。

无论他们愿意与否,团队都会施加一种服从的压力。一个高级管理团队可能会发现,自己经过漫长历程却做出了一项糟糕决策,他们没有意识到与会者几乎没有人支持这个决策。决策越重大(比如一次收购活动),这种劲头可能就越强大。

英国首相戈登•布朗(Gordon Brown)最近差一点就要做出(提前)举行大选的决定,付诸行动的劲头几乎势不可挡。而实际上他的所有高层同事现在都声称自己一直反对这个想法。

对于布朗执政后令人印象深刻的前100天而言,这是个糟糕的结局。但还没有像约翰•肯尼迪(John F. Kennedy)总统执政前100天结束时发生的事件那么糟糕——猪湾(Bay of Pigs)惨败。

这次入侵古巴的拙劣行动,往往被作为“集体思维”(groupthink)的权威例证。心理学家欧文•詹尼斯(Irving Janis)表示,通过这个过程,“(团队)成员追求一致意见的努力,胜过了他们切实评判其它可选做法的动机。”

组织严密的团队特别容易受到集体思维力量的影响。已故的詹尼斯教授提出了团队可以避免这种影响的几种方式。两个关键举措是,从外部邀请专家参加会议,并至少任命一人担任“魔鬼代言人”——在连续不断的会议中,这个角色应由不同的人担任。

为什么聪明人会做出糟糕的决策?毫无疑问,集体思维解释了一些董事会之所以最终得出愚蠢做法的原因。胆怯可能会使更了解情况的人不敢说出想法。但如果人人都诚实行事、利用可靠数据和显然相关的经验,又会怎样呢?怎么解释在这些有利条件下、无可辩驳地做出的糟糕决策呢?

这是将于明年出版的一本新书(至今尚未命名)的主题,这本书由阿什里奇管理学院(Ashridge)的安德鲁•坎贝尔(Andrew Campbell)、乔•怀特黑德(Jo Whitehead)和塔克商学院(Tuck)的悉尼•芬克尔斯坦(Sydney Finkelstein)合著。在这本书中,作者重新回顾了加里•克莱恩(Gary Klein)对其称之为“自然决策”(naturalistic decision-making)的研究。

作者们表示:“有经验的人都是在下意识状态下做出大多数决策的。”

“他们评估形势的方法是,将其与记忆中某次经历进行匹配,但这种匹配过程是下意识的。随后他们从过去行动的记忆中选择一种做法。这也是下意识发生的。”

“最后,他们会检测这种做法的可行性,方发是设想如果采取这个行动,将会发生什么事。这种设想活动是在一个决策过程中发生的主要有意识行为……我们基本上利用经验、直觉和设想来下意识地做决定。我们通常不会做太多有意识的分析,比如找出可以选择的方法,然后进行比较。”

正如坎贝尔所解释的,这里存在的危险在于,我们可能被这种“模式识别”(pattern recognition)过程误导。我们对往事的回忆会受到我们对其情感反应的影响——“情感标签”(emotional tagging)。他表示:“当我们的经验起误导作用时,做出糟糕决策的风险就特别大。”

在近期《哈佛商业评论》(Harvard Business Review)中,沃伦•本尼斯(Warren Bennis)和诺尔•迪奇(Noel Tichy)提出,决策过程应被分为3个步骤——准备、“提出”和执行,这样在前进过程中就有了“重做”(即调整)那个决策的时间。

另外,你可以在任何似乎要做出糟糕决策的会议上,经常尝试喊出这样的问题:“我们在通往阿比林的道路上吗?”

我们人人都会犯错误。关键是从中吸取教训。即便“经验”有时会令我们感到失望,但我仍觉得下面的简短对话非常令人鼓舞(感谢宾西法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心理学系提供了这段对话):

问: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

答:两个词。

问:是什么?

答:正确决策。

问:你如何做出正确的决策?

答:一个词。

问:是什么?

答:经验。

问:你如何获取经验?

答:两个词。

问:是什么?

答:错误决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0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